<div id="jcozz"></div>
<ins id="jcozz"><nav id="jcozz"></nav></ins>

<progress id="jcozz"></progress>

<dl id="jcozz"><s id="jcozz"></s></dl>

<button id="jcozz"></button><li id="jcozz"></li>

    SEO愛站網 logo SEO愛站網

    A5站長_悲催的站長又有的忙活了:今日頭條入局全網搜索,打造新搜索引擎

    站長新聞 302 0 2019-08-05 14:11:52

    一直以來,今日頭條都像是互聯網界的一只八爪魚,在上升的過程中四處出擊,這一次它把觸角延伸到了百度的核心領域。

    3月6日下午,一位接近字節跳動的人士表示,前360搜索總經理吳凱已于2018年底加入字節跳動,任搜索業務負責人。從2017年開始布局搜索領域的字節跳動,將于今年初啟動商業化,深入百度腹地。

    吳凱的加入,無疑是在向外界展示字節跳動加速進軍搜索領域的堅定決心。

    如今,除了基本的站內搜索功能之外,在今日頭條App上已經可以搜索到不少來自站外的內容。字節跳動稱,用戶可能通過今日頭條上面的搜索框進行試用。盡管目前產品還處于測試階段,但字節跳動搜索業務商業化的條件已經成熟。

    也就是說,搜索領域這片紅海,又將暗流涌動。

    為什么說搜索領域是一片巨頭搏殺的紅海呢?從最近幾年的一組數據,就可以窺見一二。

    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第四十一次《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》,截至2017年12月,我國搜索引擎用戶規模達6.4億,滲透率為82.8%,也就是說在7.72億的網民中,就有超8個人習慣使用搜索引擎。而且,從2011年到2017年,搜索引擎用戶規模增速都為個位數,呈不斷下降的趨勢。

    可見,天花板觸手可及。

    自從谷歌退出中國市場后,百度一直是搜索領域的老大哥,牢牢把握著市場的大多數份額。憑借著百家號、百度貼吧等自家產品,搜索業務一直是百度穩定的現金奶牛。

    拿2014年的數據來說,百度的廣告收入,就占到了其全年營業收入的90%以上,而這些廣告收入,大部分是搜索帶來的。據前不久百度公布的2018年財報,2018年全年百度的營收為1022.8億元,其中廣告收入就達到了819.12億元,占比逾80%。

    雖然比例有所下降,但搜索業務作為百度的核心業務,一直沒有變??梢哉f,大半個百度是由搜索引擎撐起來的。

    如果說百度是搜索領域的一超,那么搜狗就是一強。據易觀數據,2018年Q1百度占搜索引擎市場80%,搜狗占6.63%。而微信和QQ瀏覽器,目前內置的搜索引擎都是搜狗。

    除此以外,阿里收購的UC瀏覽器,默認的搜索引擎為神馬搜索。雖然這一搜索引擎所占市場份額尚小,但和搜狗一樣,都是依靠著巨頭的倒流效果。

    不難發現,搜索領域這個大蛋糕,除了百度之外,也被騰訊和阿里間接盯上了。

    那為什么明明知道是一片巨頭盤踞、紅里透紅的海域,字節跳動還義無反顧地馳騁而入呢?其實,這和字節跳動的戰略布局是分不開的。

    作為新興的互聯網巨頭,字節跳動最近幾年的勢頭可謂一日千里,在內容資訊、短視頻、問答、社交等方面都有所建樹。從這里來看,字節跳動已經不甘于做一個資訊平臺的輸出者,更像是在構建一個互聯網生態系統。

    而搜索方面,是目前字節跳動所欠缺的。雖然早在2017年,字節跳動就已初涉搜索領域,但對于其自身的體量而言,還微不足道,只能算是打了一個基礎。如今,需要在這個基礎上建造高樓大廈了。

    而且,移動端的信息檢索,不僅是一個帶來的廣告收入的利器,在很大程度上,它也是一個流量的入口,對于企業的戰略布局功不可沒。百度的創始人李彥宏就在公開場合,數次提到“移動基礎,決勝AI”的看法,可見,有了搜索業務,就有可能拿到了進軍人工智能領域的入場券。

    進軍搜索領域,已經不只是關乎字節跳動當下的發展了,更重要的是,為了在未來風云莫測的商海之中,爭得一線先機。

    另外,據媒體報道,字節跳動曾在最近的融資活動中告訴投資者,預計2018年營收將達到500億至550億之間。而對于2019年的營收,字節跳動的將數字定在了1000億。

    所以,為了完成既定的營收目標,字節跳動必然需要不斷地尋找新的突破口或者是業務擴展,而搜索業務的商業化,成了目前字節跳動最好的選擇。

    除了戰略布局以外,搜索領域這塊迷人的蛋糕,也成了字節跳動開啟商業化的一大原因。

    雖然搜索領域帶來的廣告收入,在增長上已經達到瓶頸。但其巨大的規模體量,仍是令無數的企業垂涎欲滴,哪怕是在其中只喝了一口湯,那也好過在其他雞肋領域吃著食之無味的肉。

    7億級別的搜索用戶規模,超80%的滲透率,搜索領域堪稱瘦死的駱駝比馬大。況且,搜索領域并非是瘦死的駱駝,更有點像老樹逢春。信息流廣告,就是搜索領域的春天。

    在形式上,信息流更像“內容”,不打擾客戶,相比于傳統廣告,信息流廣告具備低干擾的特性,和平臺及用戶的內容融合度高。如果不留意其周圍出現的“推廣”、“廣告”等字樣,甚至不會發現其廣共屬性。

    在技術上,信息流廣告結合大數據算法,能精準推送廣告。通過分析用戶在平臺內的歷史行為和興趣分布,將用戶屬性、興趣特點和廣告進行精準匹配;以個性化推薦有效提升用戶粘度,提升廣告關注度。

    因此信息流廣告更能被用戶所接受。

    根據艾瑞咨詢的數據,2017年中國用戶選擇立即關閉的廣告形式中,信息流廣告占比為13.7%,遠低于其他類型的廣告。

    這么一看,信息流廣告有望成為搜索引擎的標配,驅動廣告收入的增長,減弱搜索領域的天花板效應。

    這塊原本就很大的蛋糕,再次膨脹了,作為以廣告收入為主的字節跳動,自然不會放棄這種機會。

    所以說,字節跳動大舉進軍搜索領域,于情于理,都是應該的。然而,這可苦了百度。

    作為搜索領域的龍頭,百度這些年過得可謂有點安逸了。這一安逸的直接后果,就是用戶體驗滿意度的下滑。特別是在爆出魏則西事件后,百度的口碑一再滑坡,當年廣告收入實現負增長。

    而今年1月22日,一篇《搜索引擎百度之死》的文章,再次將躺著賺錢的百度推向了風口浪尖。這篇文章引經據典,指責百度搜索結果一半以上會指向百度自家產品,尤其是百家號。而百家號充斥著大量營銷和質量低劣的內容,也導致百度搜索結果的內容質量大幅下滑,百度作為搜索引擎名存實亡。

    百度所受的抨擊,再次升級,甚至有些人產生了歡迎谷歌重回中國大陸的想法。

    谷歌不知道是不是要真的重回大陸,不過字節跳動是真的要來了。

    這時候今日頭條將搜索業務商業化,可謂占據天時地利人和,于無形中給百度帶來沉重一擊。

    雖然字節跳動不大可能在短期內動搖到百度在搜索領域的統治地位,而且字節跳動也無意動搖其地位,對于字節跳動來說,進軍搜索領域,更多的是出于對生態鏈的補充,搜索領域一直是其的一塊短板。能搶一些市場份額固然好,如果進展不順的話,也能完成生態圈的建設。

    但這足以讓百度重視起來了。同一領域的競爭者,總會產生分流作用,你多了我就少了,整個過程就是一個零和博弈。

    商界的競爭,一向刀光劍影、血雨腥風,稍有不慎,就是落后于人。不進則退,一直被成功的企業奉為瑰寶。從古至今,沒有哪家企業能通過自然壟斷,一直守著自己的一份蛋糕。就算是通過強權壟斷的企業,也會在行業的衰落、時代的浪潮中,失去往日的榮光。

    百度的這些年過得太安逸了,以為可以憑借著精心構筑的護城河,高枕無憂,永遠守住打拼下來的江山。

    結果,敵人已經兵臨城下,百度還沒有準備。

    步履蹣跚的百度,戰役正酣的字節跳動,在搜索領域,總有一戰。在這個過程中,百度也許會被迫做出一些改變

    網友跟帖
    展開
    一道本无吗dⅤd更新